在創作座鐘這一功能性傳統作品時,卡地亞時時不忘展露匠心獨具的珠寶巨匠本色。座鐘憑藉動人的裝飾造型和珍貴材質,擺放在書桌上,彌漫著夢幻世界的奇思妙想。為此,卡地亞從遙遠國度的別樣風情中汲取靈感:古埃及、中國、印度…… 這些時計裝飾精緻繁複,需要四、五家工坊傾心打造。

自鳴鐘

卡地亞巴黎,1927年

黃K金,銀鍍金,珍珠母貝,青金石(基座和鐘頂),珊瑚,祖母綠,光玉髓,彩色琺瑯。
8日動力儲存長方形機芯,小時與刻鐘報時功能,鍍金,環形波狀飾紋, 3項調校,15顆寶石軸承,標準擒縱結構組件,雙金屬平衡擺輪,寶璣擺輪游絲。
售予布魯門塔爾夫人。
喬治•布魯門塔爾(George Blumenthal,1858-1941年)是華爾街投資銀行拉札德(Lazard)公司老闆,自1905年起擔任紐約大都會藝術美術館(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)理事。這款自鳴鐘由他的第一任妻子佛羅倫斯(Florence,1873-1930年)購得。作為收藏家和眾多法國藝術家的資助人,布魯門塔爾先生和夫人擁有卡地亞的數款重要作品。1935年,在出任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館長次年,布魯門塔爾先生迎娶了瑪麗•安•佩恩(Mary Ann Payne)。

24.00 x 15.70 x 12.70 厘米

座鐘

卡地亞巴黎,1927年

黃K金,鉑金,雕刻瑪瑙(中國,十九世紀), 一顆多面切割大黃水晶,玫瑰式切割鑽石,青金石(基座和鐘盤),黑色琺瑯。

8日動力儲存方形機芯,鍍金,17顆寶石軸承,杠桿式擒縱結構,雙金屬平衡擺輪,寶璣擺輪游絲。

高度:13.5厘米

「廟門」(Portique)
重力式座鐘

卡地亞巴黎,1927年

鉑金,黃K金, 珊瑚,縞瑪瑙(基座),軟玉(圓柱和過樑),玫瑰式切割鑽石,4顆凸圓形紅寶石,黑色琺瑯。

Longines 8日動力儲存圓形機芯,鍍金,杠桿式擒縱結構,雙金屬平衡擺輪,寶璣擺輪游絲。

鐘殼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慢慢降落到柱身的底部,每八天需以手動方式將其重置於柱身上方。鐘殼隨重力移動,轉化為機芯的驅動力。

來源:芭芭拉·史翠珊(Barbra Streisand)的藏品

23.0 x 12.1 x 7.0 厘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