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e un Clou

Juste un Clou手環打破設計規範,時尚不羈,為多位數位媒體藝術家帶來無限創作靈感。

卡地亞在此充滿創意的社交平台上,挑選出多位獲追隨者一致擁戴的藝術家。這些藝術家的風格各具特色,從浪漫詩意到打破傳統,個性與Juste un Clou活力四射的時尚魅力完美配合。無論是攝影師、畫家、影像創作家,還是視覺藝術家,皆盡情發揮天賦才華,自由演繹卡地亞的Juste un Clou作品。此無分界限的合作機會成就出一系列來自杜拜、倫敦、巴黎、柏林、紐約、上海及香港的獨特影像作品,美妙的構圖溫馨浪漫,彰顯個人風格,極致非凡。

 

 

Judith Supine

Judith Supine

簡介
Judith Supine是在紐約布魯克林生活和工作的藝術家。他一直無法說話,直至17歲生日後一個月才有點轉機。他不能確實地發音說話,只能發出輕短的尖叫聲、咕嚕聲。Supine通常靠畫畫與家人溝通,其母更保存了所有圖畫,為他付出了很多,實在是個偉大的母親。Judith Supine使用免費或相當便宜的材料,以筆刀、漿糊筆以及便宜且不美觀的顏料作圖。Judith Supine從別人的垃圾、公共圖書館、牙醫診所、妹妹的雜誌收藏取得雜誌。

JUSTE UN CLOU項目設計理念
我每天早上都會走過威廉斯堡大橋(Williamsburg Bridge)。我幻想在其中一個橋塔頂部裝設一件Juste un Clou雕刻。我希望創造魔幻迷離的小小世界。

作品故事
我以父親穿著比基尼的形象創作了一款懸浮雕刻。我在星期日中午游出東河。我的弟弟拿著繩索,想把我拉回岸邊。他放掉繩索,水流便把我沖到下游。

以一個詞語形容JUSTE UN CLOU系列
力量

 

 

CURTIS KULIG

Curtis Kulig

簡介
藝術家Curtis Kulig在紐約市生活和工作。十年前,他充滿無奈和諷刺的個人訴求「Love Me」字句成為紐約都會風景的一部分。忠實的支持者接踵而來,以樂觀心態重新演繹作品中的宣言。他的創作包括繪畫和素描,常為系列作品,探索自己情緒脆弱的一面。

JUSTE UN CLOU項目設計理念
卡地亞Juste un Clou設計於70年代的紐約。那是個躁動狂野的年代,平凡事物也可以變得瑰麗豪華,不妨問問去過安迪‧華荷的Factory或Studio 54的任何人。我有意選用代表那個時代而貫通至今的字詞,將這款激發情感的珠寶作品置於中心,取代每一個字母「O」。「O」字母造型圓潤、兼容並包,與作品意念完美配合。對我來說,意義不止於文字。文本的動態美感及其勢不可擋的本質,才令我賞心悅目。

作品故事
我創作許多小影片。展開這項計劃時,我將建築工地的影片與古典音樂相配合。也許是螺絲的造型為我帶來靈感。

以一個詞語形容JUSTE UN CLOU系列
永恆

 

 

Molly Catherine Scannell

Molly Catherine Scannell

簡介
我喜歡偷偷溜走,常常懷著好奇心暗地裡觀察在我四周流轉的世界,並為此開懷。我所做的一切,動力皆源自熱忱和渴求,沒有這些理念,決不能成事。

JUSTE UN CLOU項目設計理念
我最享受創作時的過程,無可替代。翻閱有趣的雜誌、網誌,瀏覽Pinterest,記下最喜愛的事物,這才能給我「對」的感覺。與卡地亞合作,大大激發了思考。傳達Juste En Clou的訊息,是十分直率、真摯的創作,我愛創作這類作品。「這款風格獨特的手環值得注意之處,在於它不只是一件簡單的作品,更是一種精神,是你所求,是你的一部分。」如此創作,教我如何不興奮!

作品故事
如同面對身邊感覺熟悉的陌生人,將藝術的「身份」刪掉,可製造機會以更顯要的方式或截然不同的層面訴說故事。

以一個詞語形容JUSTE UN CLOU系列
轉化

 

 

Andrew Westermann

Andrew Westermann

簡介
來自科隆的藝術家Andrew Westermann曾是國際模特兒。投身時裝界期間,他在美學和藝術方面所學良多。他在作品中融入了他的人生經歷、對死亡的幻想、對生命的浪漫想像。簡約而優雅的筆觸,以及骷髏頭、詩詞、對比色調,在作品中體現了他的考思創意。

JUSTE UN CLOU項目設計理念
我認為卡地亞代表著精緻優雅、獨特個性。這次合作要將這些理想特質與我的理念想結合,是一次考驗,也是一個刺激的過程,互不比較而互相補足,以優雅筆觸和金色襯托美麗的繪畫對象,點綴暗色調和代表卡地亞的傳奇紅色,再加上我標誌性的骷髏圖案。我以浪漫的方式理解這個世界,人不外乎骨頭、愛、淚。唯此一點,人人共通。

作品故事
如果你不想自己做的事被人遺忘,就不要只遺下骨頭,要留下更多。

以一個詞語形容JUSTE UN CLOU系列
不朽